伦敦 伦敦00:00:00 纽约 纽约00:00:00 东京 东京00:00:00 北京 北京00:00:00

400-668-6666

暗视觉

当前位置:主页 > 暗视觉 >
暗视觉

解码扎克施奈德的电影美学

  扎克·施奈德的电影里充满着慢动作、暗色调、夸张的暴力呈现等等个人化的创作,也正因为这些独特的审美和见解,才会让他的作品饱受两极化的评价。

  如今我们提到好莱坞的超级英雄电影,一定会提到扎克·施奈德。这位执导过以及即将上映的《蝙蝠侠大战超人:正义黎明》,已经被认为是DC超级英雄电影宇宙最重要的构架者之一。而在未来,DC最重磅的两部大作《正义联盟》,也将由他来执导。

  扎克·施奈德1966年出生于威斯康星州格林湾的一个基督教科学派家庭。他的母亲是一名画家和摄影老师。在母亲的鼓励下,施奈德在上高一时学习了绘画并且开始拍片子。后来,他加入了位于加州的美国艺术中心设计学院,和《变形金刚》导演迈克尔·贝成了同学。

  和“卖拷贝”一样,扎克·施奈德最初也是以广告导演和摄影师的身份入行,并于2004年首次执导剧情长片《活死人黎明》。这部翻拍自恐怖大师乔治·A·罗梅罗同名作品的电影在口碑和票房上都得到了不错的成绩。而从这以后,身为漫画迷的施奈德的名字就和漫画改编电影紧密联系在一起。从第二部长片《300勇士》到最近将要上映的《蝙超》,施奈德担任导演的7部电影中,漫改电影占到了4部。

  然而扎克·施奈德执掌的这些期待值颇高的商业大作,并不能让观众们买账:有的影迷们认为《守望者》太过于晦涩,而漫迷们则高呼《钢铁之躯》把超人描绘的太过阴暗背离原著……就像上文中那支颇具恶搞意味的视频讲述的一样,扎克·施奈德的电影里充满着慢动作、暗色调、夸张的暴力呈现等等个人化的创作,也正因为这些独特的审美和见解,才会让他的作品饱受两极化的评价。在《蝙蝠侠大战超人》上映之前,我们有必要了解关于施奈德这些独特的电影风格,以便更好地来欣赏这部DC超级英雄电影宇宙的奠基大作。

  自《300勇士》开始,扎克·施奈德便将浓墨重彩的暗黑系视觉风格发扬光大,成为他自己的金字招牌。除电影处女作《活死人黎明》以及奇幻动画《猫头鹰王国》之外,扎导作品的色调均偏浓重的暗色,宛若一幅幅深沉的油画,尤其是作用到漫画改编作品上,为其带来一股严肃的感觉。

  无论是将鲜血设置成黑红色,还是将超人原本鲜亮的蓝色作战服设计为黑蓝色,亦或是将蔚蓝的天空渲染得乌云密布,扎克·施奈德在所有的画面细节中,全部注入他个人的风格,而这种风格,也让一些大众已经疲软的题材,重新获得了生命力。

  《300勇士》之后,《守望者》与《美少女特攻队》继续发扬这种特性,同时两部电影本身也偏向黑暗主题,暗黑色系的使用更加为影片的核心“增色”,油画般的画面风格也成为扎导的个人标识。

  但正因为这种暗色调的使用,也赋予超级英雄电影截然不同的生命力:《守望者》展现出超级英雄的对正义的困惑与对人性的探讨;《超人:钢铁之躯》将超人的战衣暗色调化、内裤不在外穿,让重启版的超人更具战斗力及复杂感,一洗《X战警》系列导演布莱恩·辛格于2006年执导的《超人归来》的平淡感。

  此次在《蝙蝠侠大战超人:正义黎明》中,最受期待的除蝙蝠侠与超人外,神奇女侠也颇受瞩目,在2011年的《神奇女侠》剧集试播版中,这位女超级英雄服装艳丽的配色饱受诟病(漫画中也比较艳丽),当《蝙蝠侠大战超人》公布神奇女侠时,也引起了大众对造型的担心。但是扎克·施奈德将自己的暗黑风格作用于神奇女侠时,过往的担忧完全被神奇女侠颇具角斗士风格的形象一扫而空,金属感以及去花瓶感的设计,让这位神秘的女超级英雄获得一片好评,也让饰演者盖尔·加朵赢得粉丝认同。

  扎克·施奈德独创的暗黑系风格,也将作用于DC旗下的其他超级英雄电影中,用心留意不难发现,即将于2016年8月公映的《X特遣队》、2017年的《神奇女侠》以及2018年的《海王》都将是扎克·施奈德制片,而万众瞩目的DC英雄大集合《正义联盟》上下集,则会由扎克·施奈德亲自执导,他个人的视觉风格,将成为DC超级英雄电影的独特标识。

  下一页动作戏风格从慢如“闪电”到快成闪电▊动作戏风格从慢如“闪电”到快成闪电

  《300勇士》通过将肉搏杀戮慢放,来展现暴力的美感,片中一段斯巴达勇士对抗波斯士兵的长镜头慢动作戏,也成为影史经典。

  到了《守望者》,开篇就展现了笑臣被出窗子的慢镜头,之后展现的“民兵历史”,也将蒙太奇慢放,让超级英雄的“历史”如假包换。

  就当如《疯狂动物城》中树懒式的慢动作快成为扎克·施奈德的另一招牌时,《超人:钢铁之躯》上天入地超速的动作镜头,又让观众眼前一亮。在这部重启版的超人中,超人与佐德将军的一战好似《七龙珠》一般,人物一拳可以把对方打出一站地铁的距离之外,起飞、跳跃速度强而快,超人种族的快速感得到更为有力的展现,也让观众惊呼:超人还可以这么玩儿!

  凡是都有两面性,《超人:钢铁之躯》爆发式的动作戏,在片中也造成了大都会近乎灭绝的损失,超人与佐德将军的动作戏,轻则穿破楼层,重则大楼坍塌,超级英雄在救人的同时也被迫造成严重损失,成为影片的诟病之一。

  在建立起独树一帜的视觉风格的同时,扎克·施奈德的影片在叙事上却保受诟病——节奏失调、故事琐碎成为影迷口中属于导演的“阿喀琉斯之踵”。

  《守望者》的公映版(162分钟)因为时长问题导致叙事空间不足,影片水准下滑,但发售的导演剪辑版(186分钟)却获得强烈好评;《美少女特攻队》看上去是胸大无脑美少女们的幻想,但实则有着接近《飞越疯人院》的哀伤;《超人:钢铁之躯》看上去是颠覆了破坏力惊人的主角在地球解决种族恩仇,实则是展现超人在地球上的成长烦恼。

  扎克·施奈德的电影,或多或少都会展现着深层次的内涵,他想要展现的越多,越会在情节中安插的线索和对话越多,从而导致叙事能力受到质疑。

  此外,扎导的影片大多都严肃至上,这与他影片中暗黑系风格密不可分,在超级英雄越来越苦大仇深的今天,他的电影中的人物显得尤其突出。《守望者》中普通人与超级英雄的关系紧张,让整部影片也颇为凝重,到了《超人:钢铁之躯》,探讨超级英雄人性复杂的开创者——克里斯托弗·诺兰的加入,也让超人有了人与神双重身份的思考。

  但是笔者认为,扎克·施奈德还需增强一点的,是影片的娱乐性。这里说的娱乐性,不单纯指视觉冲击力极强的动作戏和大场面,以及针锋相对或情感充沛的文戏,他的作品中,缺乏的是克里斯托弗·诺兰作品中展现的一些幽默桥段,譬如《黑暗骑士》中,阿尔弗雷德对布鲁斯·韦恩的讽刺。

  下一页关于扎克·施奈德和《蝙超》,你还需要了解这些事▊关于扎克·施奈德和《蝙超》,你还需要了解这些事

  ★扎克·施奈德非常喜欢把影片中的男性主角打造成肌肉男,从《300勇士》杰拉德·巴特勒饰演的斯巴达国王,《守望者》比利·克鲁德普塑造的曼哈顿博士到《超人:钢铁之躯》和《蝙超》中亨利·卡维尔打造的新版超人,都拥有肌肉饱满到快要爆炸的健美身材。之前施奈德在采访中也透露,他喜欢在影片中设计男性Icon,特别是身材很好的Icon,于是在拍《钢铁之躯》时他告诉亨利·卡维尔:“你以后要穿紧身制服,所以我希望你看起来像个怪胎,拥有超级疯狂的体型。”

  ★因为受母亲影响,扎导曾在艺术院校学习过绘画,所以他会在构思电影时自己画分镜图。再加上他本身就是个超级漫迷,知道漫迷的G点在哪,所以他一般也会参与到故事的创作中。《蝙超》在最初构思时,扎导就把自己和编剧关到自家的地下室内,一边讨论故事,一边画分镜。用了几天时间,《蝙超》的分镜图就贴满了房间的墙壁,故事的构架也基本形成了。

  扎克·施奈德右臂上的中国国徽的纹身,扎导一身好背上的纹身看起来是佛祖和庙宇

  ★扎克·施奈德有两个中国养女,他的右手手臂上还有一个巨大的中国国徽纹身。他解释:“我之所以在手上文了一个中国国徽,原因是我想时刻提醒自己,是中国带给她这两个女儿。” 在拍摄《超人:钢铁之躯》时,他曾经以自己收养的两个中国女儿作为参考,创作片中克拉克·肯特与养父的感情戏。

  ★扎克·施奈德的老婆黛博拉·施奈德,一直为其影片担任制片人,这一点同克里斯托弗·诺兰与妻子艾玛·托马斯的合作方式极为相似,也难怪《超人:钢铁之躯》刚刚启动时,有网友称扎克与诺兰的合作是“英雄惜英雄”。虽然克里斯托弗·诺兰没有参与《蝙蝠侠大战超人:正义黎明》的监制,但诺兰的老婆,艾玛·托马斯作为制片加入到了“蝙超”队伍中。

  扎克·施奈德和漫画大神弗兰克·米勒有着很深的渊源,两人在《300勇士》就合作过

  ★扎克·施奈德本人也是蝙蝠侠漫画的忠实粉丝,而且尤爱弗兰克·米勒的漫画《黑暗骑士归来》,此次“蝙超”中蝙蝠侠的重型铠甲,也参考了《黑暗骑士归来》中蝙蝠侠的造型,在蝙蝠侠性格的塑造上,决意要带给大家一个坚毅、老练的中年蝙蝠侠。而此前,扎克·施奈德执导的《300勇士》也是根据弗兰克·米勒的原著漫画改编的。

  ★《蝙蝠侠大战超人:正义黎明》不厌其烦的提到了蝙蝠侠童年的悲惨遭遇,饰演布鲁斯·韦恩父母的,是《行尸走肉》中的“Maggie”劳伦·科汉,以及即将出现在《行尸走肉》中饰演大反派“Negan”的杰弗里·迪恩·摩根(《守望者》中的笑匠),后者极有可能在剧集中把前者的丈夫,人气角色“Glenn”打死,但是在蝙超中提前演了夫妻,这种设置安排不禁让人想问到:扎导,你是故意的吗?


点击次数:  更新时间:2020-10-15 11:58   【打印此页】  【关闭
http://vgoldmine.com/anshijue/105/